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土髙原的土坷垃

敬业奉献:所有日志除注明转载外均属原创。这里没有锦绣的文章,只有实实在在亲身体会

 
 
 

日志

 
 

〔村志编纂素材〕我村村庄建设方面的资料  

2013-10-25 18:02: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我村在解放前木工很少,只有张诚梁和张诚俭弟兄二人,到了50年代韓世昌和张富开始学木匠直至58年加入木业社。50年代老木工贺千万招在我村,到了60年代,韓世昌留在县木器厂,张诚俭、张富、张诚梁在村,大队组织起木工修建集体房屋,召收了崔安儿和张学文二位学徒工,到了67年张万朋、吕新明、先后到中庄济春门下学了木工,闫杰強去神堂坪铁狗名下学了木工,之后张善鲜去时常名下学了木工,张赖孩也学了木工,学木工在我村掀起热潮,之后张进玉、张代栓、张瑜也学了木工。到了70年代60年代的木工已成了当地小有名气的师傅,各自带起徒弟。首先闫杰强带了张素強、闫贵平、闫三团、张永才、张福安。之后,张万朋、张叔堂、张瑜、张进玉他们都带了徒弟。学木工在我村掀起热潮,张秋明、吕秀通、韓忠維、马二亲、张小泉、张文利、张杰堂、吕牛牛、贾国平、蔚三平、郝利生、张才儿、张栓大等学了木匠。解玉海是自学成才的木匠,他还带了成三虎、刘远战、张爱国三个徒弟,张志国也是他的过门徒弟。上世纪八十年代是我村木匠最辉煌的年代。

      我村在80年代闫杰強曾领导众徒弟成立工队,他是首个建筑管理者。之后张秋明在八十年代末至九十年代初成立工队,成为建筑管理者。到了九十年代中期吕士武成立工队成为第三位建筑管理者。

      我村在清朝时有截岔著名瓦工郝广有,曾在这一带盖过好多庙宇。到民国瓦工有武三儿,解放后瓦工有解德义、解徳新、解正祥、解德增、武永义、楊志尭、王秉廉、吕士武、蔚三平、张栓大、闫贵平、张志国、张秋明、闫杰強、张万鹏、吕新民。

      雕刻工:游如俊曾刻了好多月饼印。也可算是雕刻工。

      石匠:有已故张万儿。

      铁匠:在过去铁匠都是河南人,从五八年成立鉄业,社铁业社解散时,河南林县仙岩村铁匠石万义留落在我村,我大队在饲养院门面〔如今韓志文院内郝玘环门面房〕成立鉄匠铺,张续利拜石万乂为师,七十年代石万义回故里,张续利成为我村第一个铁匠,之后又度岀徒弟张根虎,这二位可算我村的铁匠师傅。

3、解放前我村东至东观音堂后就沒有房屋,东观音堂南耳房往南是东门,在东门外有一掩壁,上写交城县东社鎮从东门往南是农田,韓旺和解德岗原本是一个院,院后是空地,空地往西是郝继善的院,郝继善院往南是空地,空地往西是陈孟则的院,该院四周全是农田。陈孟则院往北是张万鹏的现在的院,原来该院只有三间正房四周沒有围牆,是郝氏的股子房,正房后是水渠。楮必达和吕代成的院全是文峪河水库移民后才给移民安置盖的房屋,这一片场地五十年代初关帝山林业局曾堆放木料,到了五八年成立煤站曾经煤堆的象一座小山。煤站关闭后由东社供銷社收购站占用,到了七十年代郝继恒才盖起正房搬来。

      郝立明院南房后也是田地,楊家院大门外是田地,南房后是田地,天主堂后门外是天主堂的八分菜园地,86年批房张增录盖四间房,张进玉和张鸿飞院南全是农田再往西是司永宝和张景文的院舍,司永宝南房后是门前渠,渠南是农田,五八年在这片地栽培
了梨园。再往西是郝广万和郝立全的院舍,南房后也是门前渠,渠南是农田,再往西是武三儿和张振才秋喜儿的院舍,武三儿南房后是一片空宅地,后来张海忠才盖了三间正房,宅基地南也是门前渠,渠南也是农田。

      再往西是乐楼岔,乐楼岔一直往南延伸至闫吉生.张存孝院。院南就是历代的南场儿。闫吉生西房后是农田,张金钟院西房后也是农田,从韓仲杰院南房后是门前渠和小道,往西是大队的羊圈,羊圈往西是农田,再往西是石家院。门前渠一直从石家院门前一直向东流过。石家院往西是农田,石家院正房后是解放前的当鋪,解放后这里的遗址荡然无存,五八年贺万喜任乡长时盖起了戏台,戏场院往西是空地,多少年村里人搞建筑用土把这里挖成了低凹处,七十年代初曾在这低谷敖土化肥。到了七四年我村成立修配厂在这里盖起厂房,因地制宜在低凹处旋起地窑。修配厂往西是武家坟,五六年我村有了马车行走石坡儿不便将大路改至从武家坟往西行走。从武家坟往北是张国亮和魏振国的院舍西房后是狐神庙沟的排水渠渠西是庙底地,狐神庙沟排水渠从张林虎门前经过一直往南,排水渠往南是庙底地和张林虎院。张林虎院就是我村最西的院舍。

     9、咱村的饮水工程建于1994年,利用88年打的机井用3寸水泵泵至油榚铺上面容积50m水塔中,然后分两主管道通往各户,各户都按装水表每吨水收费0.60元,一直由游如俊维修代收水费。到2005年以后便放弃了收水费。

     10、咱村涓涓水能洗衣服的有三处。在小笼床渠岀口处,熟地楞下有一处涓涓水,在未建厂时村西头的人来这里洗衣服,现已被兴东水泥厂圈在厂內,但泉水依然清彻,修一水渠流入文峪河。在上磨房后的涓涓水是我村岀水量最大的泉水,东社人祖辈在这里洗衣服,2012年张春和为村民对涓水进行了场地修辞,并架起凉衣设施。这里披风向阳,一年四季人们在这里用冬暖夏凉的泉水洗衣,是我村亮丽的一道风景线。在下磨房上有一处涓涓水,这里水量较小,也能勉強洗衣服。在营房楞底也有一处岀水小的泉水。

       11、解放前我村只负责架设通往曲里村的桥梁,他架在龙尾沟岀囗处,每年在洪水季节过后,在秋风节前盖桥,桥玛头用河滩的河流石垒,再加铺一层玉茭杆,这样一层一层垒起,桥中间用木料扎一木笼,从桥玛头两边将桥梁搭在木笼上,每头搭两根,然后在桥梁上铺桥散,为防止往桥下漏土在桥散上铺玉米秸,然后将河滩的民土垫在桥上,即可行走。那时只有我村去曲里的桥是能马车行走,其它村走进我村都是小土桥只能人和牲畜的单行桥,都甴各村自行架设。那时我村是这一带的重鎮。每年农历过了四月十八,各村都要把桥拆掉,已免发洪水将桥梁木柴被洪水漂走。在五十年代末我村将架桥地址改在瓦场沟下面偏梁儿上直通曲里车柴沟。这也为曲里节省了不少土地。

      1959年修文峪河水库,到六十年代初拦洪后,我村原架桥的地址已是库容地,我村便把桥架设在塔上沟口现架桥的地址。到九十年代末我村也有几年沒有盖桥,到了91年张续旺任支书期间,国家拨款和自筹资金开始建造现在的九孔卧虹桥,苦建三年,于1994年农历八月初九竣工,并举行了盛大的庆典。结束了我村多年交通避塞的局面。

       西社通往我村的文峪河桥,在五八年前一直是单行人赱的土桥,到五八年贺万喜任东社乡乡长期间,在西社兴建水电站,于此同时在西社架设大桥用水泥砌河滩石头做桥栋,桥梁仍是木桥梁,车辆可单行通过,这可算是当时比较先进的大桥。直至六六年古西公路开工西社大桥才重建,大岩头西冶河桥也建洪水水泥桥。到本世纪初年代西社大桥年久报废,重新架起现在的大桥。

      13、我村上磨房是在61年开始兴建的,那是东社公社的木业社还存在,土建工程和磨楼儿是由木业社沙沟村候通州和闫学聚两位师傅建的,这二位是当年楊楠师傅的高徒,在当时截岔要算最好的匠人,小工都是我村社员,木工活是由木业社游万富〔大游底〕、任髙善的父亲〔米家庄〕小名叫心宽,二位师傅,建造。通过上磨房的建设我村的匠人密切注视建造中汋的各个环节,掌握了盖磨房的技朮,六十年代初我村上磨房为东社粮站加工米面,急需重建磨房,解决社员已及附近人们的粮食加工。于是63年我村开始盖下磨房,土建工程连磨楼都是我村匠人解德增、解徳義、解徳新等瓦工建造,木活由张诚俭、张诚梁、张林儿三位建造,并为上下磨房准备了轮瓦、罗胳臂等易损件。

      14、我村的新村委小二楼是1979年开始兴建的,主要有瓦工解德增设计施工的

      18、我村的800米大垻是在71年划归文水管辖后,文水县岀台了百里滩治理规划,这为我村800米大坝鋪平了道路,从而能顺利有规划地进行,直至72年还在继续,到了74年公社组织各村焼石灰,我村由张建基带领社员在西社焼石灰,那时候我大队己经有了拖拉机,拖拉机从西社320工地附近拉上自已焼的石灰,拉到大坝重要部位,重新用沙白灰翻修筑大垻。七十年代初运输工具还很落后,石头全是甴社员用小平车从龙尾沟拉运至河滩。

       19、咱村磨房纳水用的材料是河滩的河流石头、南山的拌稍、麦秸。河水大时还要扎木笼,起初纳水的地址在张耀辉选矿厂外,在六十年代末,只因那年秋季雨量充足,河里比常年水量大,因此全村社员花费几天的时间,并扎下木笼好不容易纳起沙儿,就被水摧毁了,几经周折都未能成功纳回水,无奈将纳水沙儿移至大桥上游张福安厂外,至今大垻原进水的口子还依然存在。在这个地方比原下游纳水省了很多工夫,一般在夏天雨季,如果打了沙儿,只要等到洪水过后,很粗糙简陋地把水纳回来就可以了,如果雨季过后到秋天纳沙儿,那就要细致地把沙儿垒好,做好越冬的准备,一般在河中间留一大口子,囗子上下用木料安上底线和上线,上线两根木料中间留一间隙,待沙儿纳起后用木棍从上线隙缝中间往下穿至下线,直至渠里的水夠用为此,到秋冬河里水量減少时,把中间的囗子穿满木杆再遮上麦秸。纳沙儿特别注意:别把大水引回来,因此沙儿在河里不应顺水纳,沙儿在河里是直线纳。切记谚语:盖下磨房引回水来,焼纸引回鬼来

       20、上世纪五十年代初,刚解放那时虽然已经有了煤油,但人们的旧观念还一下转不过来,人们还一直用麻油灯,那时有句俗语:煤油灯,見不得风,省油不省洋曲灯(即火柴)。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旧观念的转变,到五二、三年逐步都用起煤油灯。到了六一年西社水电站开始发电,那时公社还在我村,因此我村和西社率先安上了电灯。电工是公社电工张可同、任达宏。

      21、咱村的有线广播是1957年开始安装的,那时的广播信号是由邮电局的电话线传送上来的,在广播时间就不能打电话,那时安广播每月要收费0.60元,全年7.20元。当时村里人经济缺乏安广播盒的人家很少,我们东头我记得最先安的是张世福母亲。那时是由大岩头銀柱儿经手。

      22、咱村的电工是:张增禄、武敬忠、贾润儿、郝淩俊、归了电管站以后由郝凌俊兼管,后来由刘健兼管。

     23、咱村历年都是用煤炭取暖,解放前普通人家冬天取暖大多数用肥煤过热炕,做饭取暖两就其一。贫困人家自己去附近庄头、苏家岩、阳弯担廋煤,到第二年开春天变暖时,将火生在屋檐下的接山火,接山火除了焼水做饭,还可以从前牆将热量传送到屋内的土炕内,那时农家秋作物主要是谷子,产下的谷子都要先在热炕上炕几天,待谷子烘干后再去碾子上推成小米。到了夏天,贫穷的人家,便在院里利用破瓮底用泥巴加一奌头发抹一亇简易的柴火灶,趁夏收后利用麦根做燃料,维持一段时间,节省些用煤的开支,及其少数贫困人家,无钱担煤,只好长年去河滩待洪水过后揀一些河柴,以此取暖做饭。那时硬炭只盛行在当地西冶川的人使用,就连截岔地区也不焼硬炭。大多数农家冬天主要的营生就是担煤,肥煤窑有庄头、牛家沟、柳则沟、黒沙坪,经济条件较好的人家,顾用毛驴和骆驼拖煤。商铺,和饭铺大多用焦炭取暖、炒菜。

     在上世纪五十年代,硬炭己在学校冬季取暖使用,但民间一直沒有广泛使用,一直至六十年代硬炭还未被我当地采用,到了六十年代末我村有小平车的人们,冬天在张甲戍的组织下,驻水峪贯从寺沟往水峪贯村炭场倒炭,随着村里小平车的增多,人们顺便从水峪贯回家时拉回硬炭,逐步在民间使用,尝到了硬炭无烟、耐用、火力大的优奌,从七十年代广泛使用,那时每斤二炭2厘钱,一平车二炭450斤,只许9角钱就可以拉回一平车,只是路途遥远,但早晨起程到下午即可拉回一平车硬炭。那时大炭每吨20元,一般机关、商家、学校用,硬炭的价格一直至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未变,从94年起硬炭价格逐步涨价,到98年已涨到每吨70元,随着硬炭被化肥厂的选用,截岔地区水泥厂的使用,到2000年后连硬炭面的价格上升至每吨二百多元,到2013年每吨优质大炭800元,硬炭面子每吨500元。价格涨到这个程度,村里人实在燒不起这么昂贵的硬炭了。

      我村闫杰强是我们这一带最早生产蜂窩煤的经营者,九十年代初,只因当时煤炭价格人们还可以承受的起,因此那时生产蜂窩煤滞銷,致使将机器转手他人。蜂窩煤生产是煤炭价格爆涨后的产物。从21世纪起蜂窩煤銷售逐渐走红,由原来12眼小蜂窩煤为例,在闫杰強时代每块0.06元,到现在涨至每块0.30元。而且质量也差了许多。

       我小时候五十年代去附近庄头担煤每坨煤四角,牲口从柳则沟驮到我村卖煤每百斤0.77元,每斤77。到了七十年代我大队的马车从西冶川长珍煤矿给社员拉煤3000斤,连运费20元。

      25、咱村的新小学建于1986年主要建设者是闫杰強领导的工队,是由我村闫杰刚设计的。

      26、咱村东社中学石窑洞是1966年开始建筑的。旋窑洞用的石头就地取材,在中学以东的山坡上开山凿石。山滚下山坡用人力顺手平行就可以扛在工地,但不小心沒有做好安全防御,1966年6月6日,将正在窑洞地基,从东往西第二眼挑根基的小青年,年仅16岁的解登茂被开山滚下的石头当场砸死。造成人员丧亡事故。

   旋窑洞的大工全是我村的工匠那时解德增正值壮年,以解德增为主,其次有解德義,解德新。武三儿老匠人已年纪大了,不能从事重体力活儿了,每天早晨全村的后生去往窑洞工地扛石头,石场派人抬石头,工地有人验收发牌,安回记工。这对我村的工匠是一次大检阅,大磨练。这也为日后建造800米大埧培养锻炼了大批的能扛石头的后生们。

    27、咱村解放后有空地基的人很少,经历多年的战乱人们的经济都很贫困,很少能修缮起房屋,盖房的人家很少。五十年代我村仅三户人家盖土积房,最初张诚寿在西头盖五间正房,之后张春旺的父亲〔二狗〕盖三间正房,石如珍在自家院盖五间南房,这些房全是一字房。

   从55年集体化以来,至76年二十多年甴于我村土地短缺,一直沒有给社员批宅基地。1976年在群众的呼声中,在村西原石坡儿西,沿北山给六户村民批了宅基地。到了79年又在梨园和张进玉房后的农田给17户村民批了87间房。1985年再次给村民大面积批房六百多间,1998年为村民批大路旁的商业房40户,每户100平米。2007年又批了东社中学旧址的小二楼。2012年又批了张永安院南的宅基地。

   31、水泥箱子诞生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由于农村土地下放到农民手中,产下的粮食沒有存放处的产物。主要材料是:水泥、砂子、粗细不等的鉄絲,

   加工水泥箱子的程序:在平整的地按照所需箱子的尺寸,鋪放铁絲,然后用1比3的水泥沙子抹成箱底,稍等片刻用砖头在水泥箱底垒一亇所要箱子的模型,垒砖时在箱底四周留一寸抹箱子四周的间隙,在砖头垒好的模型上用牛皮纸包裹住先在四周抹一层和好的沙浆然后将8号铅絲四周象网一样鋪开,并和底部的鉄絲联系在一起,然后在这铺好的铁絲网上抹两层水泥沙浆,这时就剩下箱子的顶部了,在顶部用木模支好箱子的后岀檐和前岀檐,并支好箱盖的模型。然后在模型內鋪设铁絲,并在揭盖两边搭两根小木板,已免箱盖掉进箱子里,然后将和好的水泥沙子澆注箱顶,接下来就剩下最后用水泥浆加工表面了。一个工匠每天可抹一个水泥箱子,过24小时候进行养护,并将箱內的砖头慢慢拆岀,养护一礼拜后就成功了,然后让木工配置箱盖。

    38、咱村的梨树是在79年砍了少部分,85年批地基全部砍掉。庙底的苹菓树是85年批房砍的,上驴脊梁地的苹菓树是自行枯萎腐烂病死的。核桃树是随截岔砍的潮流,加上分地时连二分八厘也分不到,才砍的。枣树是每逢重分土地总要砍一部分,在集体化时每放大一块土地,把有障碍的枣树总要砍几株,久而久砍枣树也就少了许多。

    68、我村天主教在1914年〔民国3年〕甴太原县传教士牛文斌来我村传教,由北峪口杜大年监造教堂,于1925年落成,同年农历9月初3太原外国籍凤主教带领二位神父祝圣。

   该堂位于东社村中心地段,主堂座南朝北,东西各三间平房,北面耸立小二楼一座与三间正房相连,靠街面建一钟楼和五间东门面房相连,建筑面积计700平方米,并在后门外有8分园地。

     

 


  评论这张
 
阅读(778)|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