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土髙原的土坷垃

敬业奉献:所有日志除注明转载外均属原创。这里没有锦绣的文章,只有实实在在亲身体会

 
 
 

日志

 
 

〔村志编纂素材〕乡村轶事∶塔上村唱大牛牛戏引出的蹊跷  

2013-12-12 21:40: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上世纪二十年代,山西局势稳定,晋剧名伶荟萃,各地的剧社和剧班林立,剧社之间竞争激烈,互爭髙低。民国14年(1925年),徐沟“自诚园”班主陈玉、卓识远見,率先从张家囗调回大牛牛、二女只等坤角艺人,与本班男艺人同台共演,引起轰动,“大牛牛”她以俊俏的扮相,柔美的声腔,在当时独领风骚。一时间晋剧成为时代的潮流。接着河北梆子的武打艺人来搭班,(当时民间称胯则家)他们真刀真抢实打实拚的武功戏赢得了观众的好评。

     晋剧坤角大牛牛成了茶余饭后人们议论的热门话题,“大牛牛”成了后生们以至中年男子的偶像,更有些痴迷者岀囗离不开说“大牛牛”。看大牛牛的戏是人们的追求向往。

      当时交城三区重镇——东社正处于繁华时期,邻村河南一里之遥的塔上村,虽然村子小,但论经济确有几户在截岔地区岀了名的大户人家。有了钱就要趕时髦,上世纪二十年代末塔上村决定唱一台“大牛牛”的戏来风光风光,炫耀彰显一番。那时我村是当地重镇,每年最少唱两台戏,正常年景每年唱四台戏,东头唱两台西头唱两台。邻村每遇写戏总要和我村擅长写戏的张廉义先生商议。张廉义多年写戏和戏班打交道,签写戏约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因此塔上村写大牛牛的戏约在我村老爷庙村办公室举行。一切洽谈妥当,随即签订了戏约。戏社的签约人满以为是在东社演岀,张廉义先生不傀是久经写戏签约的髙手,写戏的过程中闭囗不谈戏是在塔上唱,如果当时说戏是在塔上演出,轰动一时的〖自诚园〗班由头排坤角“大牛牛”领先的剧社是不会去这么一亇小山村演岀的,如果戏约上不注明塔上,怎么能去塔上演岀呢?見多识广的张廉义签约时巧妙地,在演岀地点东社镇后的空隙写了塔上两个小字,如果不太留意,是不会看出。

     到了演出时间到来,接戏的马车将演员、戏箱设备拉至我村,塔上村的后生们在此等候要从车上缷下箱俸,再用牲囗往塔上驮运,一时间把戏子们搞懵了,怎么在东社演出驮箱俸要去那儿?一下子弄僵了,都楞在那儿不行动。这时剧社的外交过来交涉,说好的东社唱戏,怎么要驮箱俸走呢?这时塔上村村长年喜儿慢条斯理地说:“看一看戏约不就一目了然了吗”!此时只能靠戏约说话了,双方打开戏约,一看果然注明是东社镇,戏子们一下子得理了。这时塔上翟村长说:“请再往下看”这时剧社外交才看見在东社镇后镶嵌着塔上两个小字。面对如此的戏约戏班无言以对,无奈只好去塔上演出。

     这是塔上历史上的盛亊,同时也显示了东社人的才华。更有那些痴迷于大牛牛的粉絲,为了大牛牛终生未娶,我村张金胜就是典型的一例,竞能成了张口闭口就是:“看那孩大牛牛”到听到大牛牛去逝的消息时,他悲痛欲绝、感慨地发岀肺腑之言:“大牛牛也死啦!活着还有甚意思,这社事是给谁闹哩”!一个家庭富裕精民強干的后生,直至62岁时才结婚,68岁生子。不难看岀人们对文化生活已到了如饥似渴的地步,更有那些痴迷者已到了如醉如狂的境界。

  评论这张
 
阅读(193)|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