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土髙原的土坷垃

敬业奉献:所有日志除注明转载外均属原创。这里没有锦绣的文章,只有实实在在亲身体会

 
 
 

日志

 
 

截岔地区水磨坊的记忆〔原创村志编纂参考材料〕  

2012-07-13 14:50: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古以来截岔地区凭借文峪河水源的优势,加上地势有落差。建造了多少座水磨坊,在当时生产力落后不发达的旧中国,充分显示了劳动人民的聪明才智。曾为广大劳苦大众免去多少劳役,也为地区的繁荣起过不可替代的作用。

    从北峪口过了黒廊口子算起第一座磨房要数崖底磨坊了,这座磨坊是我东社张振才开的,延文峪河往上游数,到了曲里村一连就是三座磨坊。在上世纪四、五十年代,我们东社村的两座磨坊在36年发大水漂走后,曲里的头座磨房变成了东社人磨面的主要去处,这是曲里致才则的磨坊,曲里的二三座磨坊在我的记忆里主要是用木材拿弯斧劈成三角小块,磨香面的。

    再往上游到了东社,虽然在三十年代把两座磨坊被大水沖走了,但东社人在合作化的六十年代相继盖起两座磨房,并安装了水碾为人们的米面加工带来了方便。并担负起东社粮站的米面加工任务,在当时既方便了群众,也为东社创造过经济効益。回想当年拉上小麦到自已的磨房去磨面,一小时磨五六十斤面粉,那倒是沒有现在粮店的面白,可那面味儿特香。那时的加工费每百斤才四毛钱,真实惠。到了六十年代末,东社办起了造纸厂,下磨坊把一盘磨安装了碾,专门碾纸厂的料哩。

     东社对面南山腳下是阳湾村王寿图〔王嗣德父亲〕的磨房,这座磨房离我们很近,五十年代也是我村加工磨面的好去处。再往上游走到西社,三十年代发洪水把好端端的西社村冲走半个村落,但西社人灾后又建起了一座磨房。再往上游到了沙沟村候晋仁的磨房,在五十年代我也去过这儿磨面,这座磨房盖的宽敞气排,在这一代算是最好的磨房。沿中西河往上游是夏塄米家庒的磨房,再往上游是野则河的磨房,到了野则河磨房大多是一亇磨楼,大概是水源小了的缘故吧。从野则河往上圪涝里有好几座磨房,这些磨房大抵是长年加工香面的。

   西冶河从下游往上数,第一座磨房是大岩头四顺泉的磨房 ,由于西冶河水量有限,这里的磨房只能建造一亇磨楼。再往上游便是横岺的磨房榨油房了。每到秋季收获季节油房的外采人员到交城山的各地採集油料待榨出油后给油,他们做买卖的面儿跨度大,北至娄烦、古交、南至三道川、二道川、顶至离石地面。西至中西川、两葫芦,在过去沒有化肥的时代,榨完油留下的麻生、菜生都是庄稼人做底肥的主要来源。再徃上游就是横山磨坊,那是叫圪交儿的磨房。再往上游到魯沿对面,野猪沟口也是油房。他们和横岺油房做的业务同岀一路,因此在货源争夺很激烈。再往西冶河上游到了西冶,由于水源逐步減少。西冶的磨房改建成立轮打卧轮,充分体现了古代工匠的智慧才能。

  评论这张
 
阅读(172)|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